围棋之路  曲径通幽
2020/9/8 9:57:42

 
多年前的一个夏日午后,放学回家路过书店。想进去继续读上周没看完的《文化苦旅》,不巧,这本书已经被人买走了,相同位置上取而代之的,是一本徐莹的《围棋入门》。
围棋?脑海中浮现出儿童时代动漫《围棋少年》的画面,那些听起来就威风八面的招式“天地大同”、“天魔大化”让曾经年幼的我是无比向往,恨不得以身代之。
 
后来再大一些,在金庸先生的《天龙八部》看到了逍遥派无涯子摆出的珍珑棋局,把围棋升华到了哲学的高度。置之死地而后生,置之亡地而后存。虚竹误打误撞自己填死一块,局面却豁然开朗,问题也迎刃而解。
围棋如此神奇? 我带着一丝向往、一丝好奇,还有一丝疑问,翻开了那本书。
也就此开始走进了黑白世界  踏上了围棋之路。
也就是那个下午,我明白了什么是边、角、星、小目,什么是夹、扳、冲、断、拐,什么是退、挡、跳、粘、双。
不懂围棋的人,看到这些术语,估计是一头雾水。
 
有次和一个不会围棋的朋友一起按天元围棋直播,陈盈和王元八段搭档讲解。陈盈推荐了一手棋,王元说“陈盈,你这个逼是个好逼啊”。朋友一脸茫然地看着我,问“讲围棋的都这么开放吗?直播还说脏话?”顿时弄得我哭笑不得,果然隔行如隔山,人家说的是限制对手开拆,却被他误解成脏话。
当我从书店出来,已是红日西沉,晚霞满天,古人把围棋称之为木野狐,果不其然,一不小心,就会着迷。王质烂柯的故事,就是古人对沉迷于棋局,不知时光飞逝的最好表达。
而此时外面依旧热浪滚滚,重庆的夏日真不是一般的燥热,但我心里却很畅快。围棋对我来说,就是一个全新的世界,探索新世界的喜悦之情,远远超过了环境带来的不适。
当时无论如何也想不到,这会成为我谋求生存的技能,成为我的工作,成为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。
围棋是一门高雅的艺术,在琴棋书画中,名列第二。是阳春白雪,必定曲高和寡。在古代只有帝王将相、达官贵人、文人雅士才有“资格”下围棋,因为他们有相对较好的收入维持生活,有相对宽裕的时间,有环境让他们学习围棋。贩夫走卒,为了生计而奔波,就算想学,条件也不允许。
 
大诗人杜牧曾有诗云,
绝艺如君天下少,
闲人似我世间无。
别后竹窗风雪夜,
一灯明暗覆吴图。
一盏孤灯,窗外大雪纷飞,寒风呼啸。一个人拿出棋具,再摆当年和好友王逢的对局谱(复盘),以此怀念故人。是多么有诗情画意,多么高雅的意境。我想此时的杜牧一定比“闲敲棋子落灯花”的赵师秀要幸福、快乐。相比赵师秀,杜牧的棋盘是有“温度”的。它见证了一对好朋友共同的下棋时光和友谊,而赵师秀约好下棋朋友不来,只能听取蛙声一片,孤寂惆怅,百无聊赖之下,只能闲敲棋子。
现如今围棋是“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”。车水马龙的城市,大街小巷都能看到围棋培训机构,政府提倡,学校也积极宣传,职业棋手也大力推广。可谓是一片欣欣向荣。
黑格尔说“存在即合理” 围棋是现存最古老的智慧游戏,已经存在了几千年。能经历大浪淘沙,保留至今,一定有它的道理。
何为道?一阴一阳,谓之道。围棋一黑一白,本身就象征阴阳,这是中国古老的道家文化。
不偏不倚,谓之中。围棋盘上还能体现中庸之道。比如“立二拆三”是本手,也符合“中”的道理。因为围的地,不算大,也不算小,属于恰到好处。如果嫌小,选择立二拆四甚至拆五,那就稍微显得有点过分了。对方一旦打入进来,自己可能就会变得四分五裂,甚至可能导致崩盘 一败涂地。所以棋理告诉我们,下棋尽量下本手。而为人处世,也尽量做本分事,这样能少遭遇很多无妄之灾。
当然下棋不能千篇一律,兵法有云

下一页
返回列表
返回首页
©2020 弈路大围棋-围棋培训 电脑版
Powered by iwms